马陆葡萄网
马陆葡萄网

马陆葡萄:甜蜜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12-10 04:17:46 出处:嘉定新城(马陆镇) 作者:嘉定新城(马陆镇) 阅读:351

       马陆的葡萄种植户很“黑”。他们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晒得黑黝黝的。

       马陆的葡萄种植户很“艮”。他们对于葡萄的品质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丝毫不敢半点马虎。

       马陆的葡萄种植户很“憨”。他们用质朴的笑容,迎接八方来客,他们用如雨的汗水,灌溉葡萄园。

       又“黑”、又“艮”、又“憨”的马陆葡萄种植户种出的马陆葡萄又香又甜。2007年,习近平同志时任上海市市委书记,他来到马陆考察调研,在品尝过马陆葡萄之后,他脱口而出:“马陆葡萄园,上海吐鲁番。”

      8月17日,两位记者走进马陆宝根葡萄园,亲身体验葡萄种植户在收获季节里的一天劳作,并与广大读者一同分享马陆葡萄——甜蜜背后的故事。


       幸福的晚起

       用“起早贪黑”来形容葡萄种植户金惠娟一家在葡萄收获季里的生活再贴切不过。8月17日是周末。清晨5点,当大多数人还在熟睡,金惠娟一家早早起床。6点,金惠娟和丈夫樊宝根分别来到位于大裕村的惠娟葡萄销售合作社和宝根葡萄园,将成熟的葡萄采摘下来并装箱。儿子樊江锋驱车前往农贸市场采购食材,为农家乐做准备。

       葡萄装箱看似简单,其实是一门技术活。需要对整串葡萄进行修剪,把不好的果粒去除,并对葡萄穗形进行修整,靠得是细心、耐心和责任心。

“金阿姨,你们每天都这么早起床,真的蛮辛苦的!”记者的感叹,引来一旁丈夫樊宝根“嘿嘿”的憨笑。

“礼拜六,我们5点起床,6点来葡萄园已经算是起得晚了。忙的时候,我们平时半夜两三点钟就要起床了。”樊宝根一边笑着,一边感慨地说。

这么说起来,这个周末对他们而言,可谓是“幸福的晚起”。

       有序的分工

       8月16日傍晚,有人通过互联网向惠娟葡萄合作社预定了56箱马陆葡萄。樊江锋在家里负责网络销售。他收到订单并确认以后,联系了宅急送物流公司,双方约定在次日早晨7:30到8:00之间完成货物的收取。为了按时完成订单,金惠娟、樊宝根夫妇俩人一早就开始忙活。樊宝根带着3个工人在葡萄园里采葡萄,金惠娟准备装箱盒和拎袋。由于担心不能准时将葡萄装箱配送,她时不时要打电话催促丈夫抓紧时间。

       6:18,第一批新鲜采摘的葡萄送达合作社,金惠娟二话不说,赶紧开始装箱。由于网络销售需要物流配送,因此金惠娟在装箱过程中格外小心,精心挑选后给每一串葡萄都套上了一层白色的防震网。

       金惠娟告诉记者:“去年在京东网销售马陆葡萄时,因为运输的颠簸,葡萄有颗粒脱落现象,有的客户就不满意了,现在镇里农业服务中心帮我们想办法采购了这种防震套袋,基本就不会有颗粒脱落了。”

       7:36,“宅急便”的运货车准时来到葡萄园,此时樊江锋也已从农贸市场采购回来,他赶紧帮着母亲金惠娟一起将56箱葡萄搬上了货车。

       说起马陆葡萄网,樊江锋侃侃而谈:“今年年初,在镇政府帮助下我们注册了马陆葡萄网,现在我们镇里十几家合作社都在马陆葡萄网上卖葡萄。镇里的刘书记还曾专门找我讨论网络销售的事。我们果农一致认为,在马陆葡萄网上卖马陆葡萄,不仅拓宽了销售渠道、杜绝了李鬼,还传递了马陆葡萄的品牌价值和口碑。”

       网上销售马陆葡萄需要经历填写电子单据、联系物流配送、客户收取、满意度评价等环节,过程不仅繁琐,成本也较实体销售高。为此,今年惠娟葡萄合作社在暑假期间专门聘用了1名在读大学生,协助樊江锋专职负责网络销售。这样一来,合作社便形成了有序的分工,提高了网络销售的效率。

       如雨的汗水

       8月17日,天气预报最高气温32摄氏度。相较于前阶段动辄40度以上的高温天来说,可谓凉爽。然而当记者分别跟随樊宝根、金惠娟三下葡萄园,采摘葡萄后,总感觉天气预报似乎报低了最高气温。

       7:00,在葡萄园里的连栋大棚内,因为通风的关系,记者感觉到气温与室外相差无几。记者跟随樊宝根将已经成熟的葡萄采摘下来,15分钟后,当记者搬起足足有30多斤重的葡萄筐,从葡萄园里走出来的时候,身上的T恤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看到记者在连栋大棚里不停地擦汗,樊宝根笑着告诉记者,在连栋大棚里摘葡萄是最舒服的,不仅头顶上被葡萄藤和葡萄枝叶遮蔽,晒不到太阳,整个大棚因为足足有一个小足球场那么大,所以相对较通风凉快。他说:“我们以前主要种露地葡萄,那个热啊!前几年镇里推广钢管大棚,我们开始转型,今年镇里推广的连栋大棚更加好,我们也算是第一批尝鲜的。”

    “连栋大棚的成本怎么样呢?”“成本是挺高,”樊宝根故作了一个心疼的表情:“但抗灾害能力强,而且镇里有补贴,每亩贴1000元,还提供专家的技术支持,所以咱咬咬牙就上了呗。”

       9:30,在葡萄园内露地葡萄生长区内,记者跟随金惠娟提着篮子,采摘葡萄。半个小时下来,在太阳的炙烤之下,记者犹如置身于一个天然的烤箱,浑身上下呈现出飙汗的状态,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眼冒金星,头昏眼花。“前阵子,40度的天气,采露地葡萄那真是热得吃不消。”金惠娟头戴草帽一边干活一边说。记者看到,谈笑间,她湿漉的额头两旁,汗水呈水柱样顺着脸颊流淌着。

       与露地葡萄“烤箱式”的体验不同,待在大棚里采摘葡萄的感觉更像置身于一个桑拿房。10:30,记者亲身体验了一把大棚里“洗桑拿”的感觉。当记者步入葡萄大棚,瞬间有明显的“温度上升”的体感,全身被滚滚的热浪包围,这时候整个人用汗如雨下来形容再恰当不过。“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中午12点到下午2点的时候进来,那才真叫热。”金惠娟一边说,一边从葡萄藤上采摘下一串串成熟的葡萄。

    “这点热算什么!”听到从葡萄园里回来的记者抱怨天气炎热,樊江锋“哈哈”大笑,他黑黝黝的脸庞上,露出了醒目的两排白牙:“前一阵连续40多度的高温天,我从葡萄棚里出来,别说是衣服了,连身上的这条厚厚的牛仔裤都湿透了。别人还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掉到河里去了呢!”

提交


      迟来的晚餐

       一直忙碌到9:00,金惠娟才有时间吃早饭。从早上5:00起床到吃早饭已过去了4个小时。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周末早上9点吃早饭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对于金惠娟来说,这顿早饭可谓姗姗来迟。早餐是稀饭和酱瓜,记者计量了一下,金惠娟用5分钟时间匆匆吃完一碗稀饭,原因是在吃饭之前又有客户打电话来预定了几十箱葡萄。“我去趟葡萄园,等回来再吃一碗。”这是金惠娟出发前对丈夫说的话。然而,她因为忙碌,始终没有吃上第二碗稀饭。

      15:30,惠娟葡萄合作社里所有的人都已经通过轮换的方式吃过了午饭,就在农家乐厨师准备收拾残羹剩菜的时候,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小樊中午去了葡萄园,还没吃呢。”

      直到16:00,在葡萄园里,樊江锋终于幸福地吃上了午饭。“他这个人做起事情来就是太拼命了,以前在单位里是这样,现在种起葡萄来也是这样。”樊江锋的妻子心疼地看着丈夫狼吞虎咽的样子,小声地向记者抱怨道。

      饭才吃了一半,樊江锋的电话就响了。原来是葡萄节开幕式上问他要名片的客户给他打电话预定葡萄。

    “想尝新品种?可以。今年的金手指和红富士都不错。家里老人血糖高的话,推荐里扎马特。”说起自家的葡萄,樊江锋如数家珍,惹得妻子在一边对他干瞪眼:“你还吃不吃饭了?”

      挂上电话,樊江锋一边吃饭一边兴奋地说:“今年的几个新品葡萄销售良好,这都有赖于镇里的支持。镇葡萄研究所每年都会向全镇葡萄合作社提供几个新品推荐种植,手把手地向农户传授种植技术。我呀,接下来,还要翻新品种。”

   “你就折腾吧!种不好怎么办!”妻子微嗔。

   “怎么会种不好。”樊江锋信心满满,“有政府扶持、有研究所把关、还有我的聪明脑瓜。”

      妻子被他逗乐了,记者笑了,樊江锋自己也笑了。

夜幕降临,天色一点点黯淡下来,20:00,当送走最后一批前来吃葡萄、品农家菜的游客之后,忙碌了整整一天的金惠娟、樊宝根、樊江锋等人终于可以一起坐下来,笃笃定定地吃上一顿饭了。没有催促,没有打扰,这是一家人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的聚餐。

聚餐上,记者听到,除了今天的收成和客户的反映之外,大家讨论的最多的话题是关于明天。明天……

       188箱葡萄装箱销售、全天来回葡萄园与合作社十几趟、从早上6点一直到晚上8点连续工作14个小时,不规则的饭点,无法计量的汗水,在马陆葡萄收获的季节里,对于金惠娟一家而言,这是极为稀松平常的一天。或者说,这和他们在忙碌的时候一天要装200到300箱葡萄的工作量相比,简直已经算是一种“放松”的节奏了。只是这节奏,已经把自认为年轻力壮的我们给累趴下了。

       我们记录下金惠娟家一天的生活,这一天是马陆镇470多户葡萄种植户在4900多亩土地上辛勤劳作的一个缩影。这缩影呈现出马陆葡萄甜蜜的背后是广大葡萄种植户全力以赴、任劳任怨、持之以恒的付出。这种付出需要一个人有不怕吃苦、不怕受累的艰苦奋斗精神。同时还得在面对喧嚣浮躁的市场时沉下那颗骚动的心,耐得住寂寞,专心致志地搞好种植技术、控住亩产量、狠抓葡萄品质。

       在这一天的体验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葡萄丰收季节里种植户的艰辛付出。

       我们写下了这样的感想:有一种甜蜜叫马陆葡萄;有一种付出叫起早贪黑;有一种辛苦叫挥汗如雨;有一种执着叫废寝忘食。

       我们定格下了马陆葡萄种植户几个显著特征,那就是黝黑的皮肤和质朴的笑容。“童话诗人”顾城的诗句,仿佛形容的就是这些可爱的葡萄种植户——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来源:嘉定新城(马陆镇)